历史上真正的赛德克巴莱事件

2022-01-18 10:55 来源:百家号 编辑:萧翮 字体:
浏览

  赛德克巴莱事件其实就是中国台湾雾社事件。1930年(昭和5年)10月27日,这天是雾社公学校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学生们都排好队伍,观礼台上有日本官员观礼,在台下妇女牵着小孩的手,会场周围挤满看热闹的眷属与民众。在这一天的雾社,所有日本人都不知道灾难即将发生,潜伏运动会场外围的赛德克(Sedek)族人,就在这时候冲入进行中的运动会。10月27日这一天,雾社地区的日本人死伤人数共351人,因抗日的赛德克族人,原人口有1,236人,到最后仅存二百多人,整个赛德克族群几乎因此灭亡。

  雾社事件纪念碑

  在高度日本化的雾社,可说是一个模范"番社",也已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所以雾社事件的发生,根本是出乎意料。事件的发生,让日本人了解到,在中国台湾推行40年的"理番政策"已失败,使日本人必须再检讨对原住民的态度。中国台湾总督府对"理番政策"的转变,所面对的是,在事件之前只有看到山地的资源,并不知这山林里会有人;而雾社事件发生后,才发现在山地经济掠夺的同时,原来山地里是有人存在的。

  1930年时的雾社

  事件起因

  事件的发生,牵涉到两个原因:一是山地资源与劳役剥削;一为原住民与日本人"通婚"问题。

  一、山地原住民常被动员从事多项劳役活动,过重的劳役和日警威逼甚厉,除了给予低廉的工资,警方也有帐目不清或心存欺骗之嫌。

  二、失败的"和蕃政策"之婚姻政策,日本据台之初,想以较好的成效来统治原住民,就是统治者也能融入原住民文化,其中最好方式就是"通婚"。鼓励未婚,甚至已婚的日本jing察来迎娶各社头目或有地位者之女为妻。其实有些jing察在日本内地早已有妻室,如果来台后再娶女子为妻,就是所谓"内缘妻"。山地jing察本身条件素质普遍都很差,他们的勤务也调动频繁。所以许多嫁给日警的原住民妇女往往受到欺侮,再者日警离开后就被遗弃,甚至有的带回日本后将其推入火坑卖春或卖掉等。

  山地原住民

  其中领导雾社事件头目莫那.鲁道(Mona Rudao),他的妹妹德娃丝.鲁道(Tewas Rudao),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也在这样的"和蕃政策",嫁给了日本jing察近藤仪三郎,近藤仪三郎后来抛弃了德娃丝.鲁道,但日本警方只宣称他是失踪的。而在这些族人的文化观点里,即使是再尊贵身分的女性,如果遭到丈夫抛弃,就会被视为不祥的人,只能成为部落里的边缘人,而日本警方也对德娃丝.鲁道都不闻不问。比较其他类似事件,对于新娘都还有些抚恤动作,一个头目的妹妹落得如此下场,使得雾社群整个区域,尤其头目为莫那.鲁道的马赫坡社,因为这个"和蕃政策"的婚姻,而对日本警方埋下一个怨恨的种子。贵为头目之女竟被遗弃,当然会引起族人的不满。

  莫那.鲁道之妹德娃丝.鲁道(左图)德娃丝.鲁道与日警丈夫近藤仪三郎(右图)

  导火线

  1930年10月7日,在马赫坡社(MeHeBu,马海仆,现今庐山温泉)的一场婚宴,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Tadao Mona)想要与路过的日警吉村克己巡査敬酒,但吉村以"塔达欧的手不干净为由,不愿接受敬酒",而引发族人与日警的冲突,这使原住民长久以来累积的愤怒,终于爆发了。荷歌(赫哥)社青年已酝酿反抗行动,也找上马赫坡社的头目莫那.鲁道,表示反抗的决心,并希望他能担任领袖,之后策动了"雾社事件"。

  莫那鲁道(中)马赫坡的长老(右)布卡山社头目塔那帕拉霸(左)

  密谋

  1930年(昭和5年)10月24日,莫那.鲁道开始游说雾社附近12个部落,却得到附近几个大部落都无意愿参战,连规模最大的巴兰社也因"姐妹原事件"元气大伤无法参战已拒绝了,使整个抗日力量大大的削减。愿意参加此役的番社,除马赫坡社外,还有雾社群中的的斯库社(SuKu,现今云龙桥旁上方)、塔罗湾社(TruWAN,现今春阳温泉区)、波阿伦社(BoAlun,现今卢山部落)、罗多夫社(DloDUX,现今仁爱国中)、荷歌社(HoGo,今春阳)等6部落。

  在1895年日本开始统治中国台湾,为在山区开发撷取资源,中国台湾总督府便积极的推行柔刚并济的"理番"政策。"抚育"方面,设置公学校、蕃童教育所、疗养所、引进农业耕作和番人到内地(日本)见习(展示国力)。"刚强"措施,为了开发山地资源,修筑警备道路设置驻在所,推进"隘勇线",限制了原住民的生活及授猎空间。面对强盛的日本,自然使其他部落、甚至毗邻的族群,陷入是否参加抗日行列的抉择纠葛里。

  雾社jing察驻在所

  起义

  1930年10月27日,中国台湾总督府为了纪念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阵亡而举行中国台湾神社祭,在这一天的雾社举行了给日本人参加的秋季联合运动会。一切准备就绪,凌晨3点半开始起义,为取得枪械弹药,六个部落四百馀人分队,首先袭击附近警备道13处"jing察官吏驻在所"。位于能高越西段的驻在所,除了雾社分室与马海仆(马赫坡)驻在所之外,其馀均被赛德克族人焚毁,其中包括樱、赫哥(荷歌)、波阿伦、屯原、尾上、能高驻在所。

  在相互会合后,一同袭击雾杜jing察驻在所、学校、邮政局、日本人官舍等,袭击各地jing察、日人设施及雾杜公学校正举行运动会,共砍杀日本人136名,又杀伤了215人,无论男女老弱妇孺,目标只杀日本人(其中有2人着日人服装的中国台湾人被误杀),并纵火烧毁jing察驻在所,从日本警方取得枪枝一百八十支各式枪支(包含机关枪、单发机枪、手枪等)与各式弹药23037发。赛德克族人在起义后即切断各通往外地的电话线及封锁对外道路,又派一队攻入至眉溪。赛德克族人在占领雾杜三天后,带着所获取的武器弹药,准备退入马赫坡溪上游与日军继续抗战。能引发原住民一致抗日并实施屠杀,必然是常年来的受辱怨气,只要有人发难则全体族人不计后果,加以报复。事件结束后,日警重建能高越道的驻在所,且为加强山地控制,增设富士见与松原等两驻在所。其中尾上驻在所,重建后移至原旧址西边约一公里的尾上山稜线上,即现今云海保线所位置。

  雾社公学校运动会会场 资料来源:邓相扬《雾社事件》玉山社 1998年

  雾社公学校旧址,目前属台电所有 资料来源:庄天赐摄影

  日军镇压

  事件爆发当时有位叫菊川的日本督学,逃出重重包围一路下山,把雾社的消息传到埔里后,震惊全台。10月29日早上8点5分,日本衝锋队攻入雾社,此时雾社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原来赛德克族人都已退入山区,并以擅长的游击战,准备和日军展开长期抗战。10月30日,中国台湾总督府立即下令调派中国台湾各地jing察与军队进攻雾社。屏东第八飞行连队,也飞到雾社山区实施侦察和威吓飞行,并调派台中、台南、台北、花莲港驻军往埔里、雾社挺进,以镇压讨伐。

  这时抗日六部在退回各部落后,已分成二战线,由荷歌社头目塔达欧.诺干率领的"塔洛湾战线",而"马赫坡战线"是由莫那.鲁道所率领。于10月31日正式与日军警bu队对决,在寡不敌众,除马赫坡社外,其馀各部均被日人攻破占领。11月1日,反抗主力都退往马赫坡社,当抵达斯库铁线桥时,为阻挡日军前进,而砍断雾社与马赫坡社唯一通道吊桥,日军进攻虽然受阻,但军队改由下切溪谷再越过山头攻占波阿伦社,也就是今天的庐山部落。

  为阻止日军攻击,抗日族人将斯库铁线桥砍断

  因马赫坡社前方地势较高的波阿伦社已被日军占领,在山抱的要胁,使整个战况已壁垒分明。陷入逆境的莫那.鲁道与族人,并未因日人军警bu队的大肆讨伐而懈志,为了避免消耗有限的粮食,且让抗日志士无后顾之忧,许多妇女带着幼儿100多人一起上吊自缢。

  11月2日马赫坡社也被军警占领

  等到11月2日马赫坡社也被军警占领,在部落被占领后,其馀族人也都退入山林中,但大部份族人则是退至马赫坡溪和塔罗湾溪两溪谷,以利用悬崖绝壁的天险有利条件,继续与日军作战。11月3日,日军开始增派bu队,以飞机轰炸,山抱、臼抱抱击。 莫那.鲁道的女儿马红.莫那就在11月4日这一天也被俘虏。

  马赫坡社被日本人占领时景象

  化学武器,以番制番

  日军开始增派bu队,配备机关枪、山胞、飞机,以精锐科技武器进行围剿,并空飘传单,以心战招降及胁迫未起义的各番社。但武器精良的日军一旦进入深山里,却无用武之地。11月5日,日军台南大队因在马赫坡社东南方高地附近陷入苦战,共有15名阵亡、11员负伤,死伤惨重。而莫那.鲁道的次子巴沙.莫那(Bassao Mona)在这次行动也身负重伤,为不拖累族人,于是持刀自杀。日军在不顾及国际公约的禁令,并违反人道,以飞机投掷"毒气弹",该毒气会使皮肤产生水泡,逐渐腐烂,致使起义赛德克族人伤亡累累。

  日警再次运用"以番制番",利用道泽群(Toda)与赛德克群(Sedek)之间,长久以来因为土地问题所产生的仇隙,将道泽群的壮丁组成讨伐队,并将这些同为泰雅族的道泽群称为" 味方番 (对统治者较友善的原住民)",加以突击起事原住民。日本军警对杀戮者开出其奖赏的条件为:起义头目之首级赏200圆、壮丁一个100圆、妇女30圆、幼儿20圆,其中又以莫那.鲁道的首级奖赏是最高的。11月9日以后,饥寒交迫的抗日赛德克族人已经陷入了苦战,这时日本人开始以食物诱捕老弱的族人。赛德克族人是有组织与作战策略的战线,虽皆被日军击破,都还能改变以游击突击方式,来对抗强大日军警。11月10日道泽群(Toda)总头目铁木.瓦利斯(Teimo.Walls)在立鹰牧场(今清境农场)附近的哈奔(Habun)溪(眉溪上游)溪谷中伏,遭起事原住民杀害,此事件却造成之后"第二次雾社事件"的诱因。

  日人称为"味方蕃"的泰雅族人

  猎取敌首向日人邀赏的道泽少年

  空飘宣传单

  退守马赫坡

  在日军以飞机轰炸,山抱、臼抱抱击,机关枪、曲弹抱射击,以形成火海。更胁逼"味方番"袭击队投入第一战线去自相残杀,最后抗日赛德克族人退守"马赫坡岩窟(马海仆富士山)"建立据点,以天险和日人抗战到底,期间仅靠着野菜与马赫坡温泉矿脉,以取代食物和食盐。赛德克人坚信祖先波索.康夫尼(Poso Kofuni)是从巨木中诞生,当面对死亡的煎熬时,族人都选择在巨木下自缢,让灵魂归向祖灵境界。因此族人在对抗日人的讨伐围剿时,不是奋力作战到底,就是自缢殉死。

  由马赫坡高地向马赫坡岩窟抱击

  弹尽援绝

  到了12月初,整个抗日行动已四十馀天,壮志未酬的赛德克族人,已经陷入了饥寒交迫、弹尽援绝的困境里;虽然日人军警bu队从空中轰炸与地面的抱击也逐渐减弱,但地面bu队与"味方番"袭击队,已经逐步往马赫坡(马海仆)岩窟逼进。莫那.鲁道见大势已去,带领部份族人遁入内山。其妻巴干.瓦利斯(Bakan.Walis)在凯玑恩(kaichion)耕作小屋上吊自缢身亡,莫那.鲁道则枪杀两名孙子后,弃尸于耕作小屋,连同妻子的尸体一同放火燃烧。然后带着三八式骑铳,独自进入深山内,在"马海仆富士山"岩窟持枪自杀。

  99年12月3日登奇莱南、南华山走能高越岭道眺望"马海仆富士山"

  最后的抗日据点"马赫坡岩窟"

  自缢的马赫坡人

  壮烈牺牲

  12月8日,日人为了要塔达欧.莫那为首的最后一批勇士劝降,胁迫其妹马红.莫那(Mohung Mona)携酒进入内山岩窟劝降,但志节坚定的塔达欧.莫那不为所诱,与妹诀别并举行"最后酒宴"后,唱起辞世诀别歌:"哈巴欧.巴滋克(Habao.Bokox,妻名)请你在黄泉路上把酒酿好!莫那.塔达欧(Mona.Dadao,长子名)、瓦利斯.塔达欧(Walis.Dadao,次子名)、哈巴欧.巴滋克!你们在黄泉等着,我很快的要去和你们相聚!…"然后交待后事,兄妹拥别,即与其他四名勇士,奔向马赫坡内山上吊自缢,壮烈成仁,写下了中国台湾原住民抗日史里悲壮的一页。

  雾社事件中泰雅族人多以上吊的方式自杀,从当时日本人所拍的照片可以看到,一棵树吊了很多人,以至于树枝都弯曲下垂。此图上吊自杀者可能为莫那鲁道长子塔达欧莫那(右)及其族人。

  花岗一郎、花岗二郎

  1929年在雾社,被日本人刻意塑造为成功理番的两个人物"花岗一郎(塔奇斯.诺敏)"与"花岗二郎(塔奇斯.那威)",这两位出身雾社山区的"模范番人",1929年(昭和4年) 10月27日,令"花冈一郎"与"川野花子(娥宾.那威)"、"花冈二郎"与"高山初子(娥萍.塔达欧)"同一日举行了婚礼结为夫妇。山地知识青年花冈一郎是中国台湾第一位原住民,在1925年2月23日入学台中师范学院,并于1928年毕业,之后担任jing察巡查。花冈二郎于埔里公学校毕业后任警手,总督府认为引以为傲的成功教育典范,特别赐与两人日本名字。事件发生当时,同为赛德克族人的花岗一郎与花岗二郎两人则没有参加起事,也没有加入镇压,反而选择带着家人自缢,两人都要比莫那.鲁道更早之前壮烈成仁,花冈一郎先杀其妻,杀其子,然后从容自剖其腹而亡,家族十人也自杀于同一岩窟内。花冈二郎与家眷二十馀人随即自缢于附近山中,如此原住民在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不愿受日军凌辱而自杀者不计其数。

  花岗二郎(左)、花岗一郎(右)

  贴于雾社分室的花冈兄弟遗书,据说是由二郎所写。右下方是花冈一郎

  高山初子(左)、川野花子(右)

  "高山初子"系荷歌社头目"塔达欧.诺康"之女,"雾社事件"发生,花岗二郎之妻高山初子已怀有5个月的身孕,倖免于此难,光复之后高山初子更名为"高彩云",妇人辛苦将孩子抚养,名为"高光华","高光华"先生曾经担任过南投县仁爱乡乡长。

  因事件死伤人数,在日人军警方面,战死者28名、受伤26名;协助日军的味方蕃原住民战死22名、受伤19名。在事件之前,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计1,236名,事件结束后统计,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死者137名、抱弹炸死34名、被"味方番"馘首者87名、自缢身亡者396名。雾社事件已引起世界舆论与日本国会的严厉批评,以一个先进的军队1,303人、jing察bu队1,306人、官役人伕1,563人,总计4,172人,运用现代化武器,出动飞机、大抱、精锐武器,甚至使用化学武器,来对付无文字未开化的原住民,共消灭其百分之65的人口。为期四十馀日的围剿讨伐战役,始将事件剿平。因日本zheng府决定从轻处分雾社事件的参与者,造成道泽群愤恨不平,雾社事件翌年1931年4月25日,日警再次使用,"以番制番"灭族伎俩,胁迫道泽社Toda 族人,以"论功行赏"手段发动"第二次雾社屠杀事件",即日人所称"保护番袭击事件",把在收容所仅存的抗日馀生者514 名,集体戮杀抗日遗族216名,取回101个首级,对杀人者给予奖赏并与日警拍照。

  "味方蕃"取回101个首级向日人缴功

  雾社事件前,重要的历史事件

  日本人据台初期,势力尚未深入高山,等平地情势稳定后,便开始向山地推进。日本人进入雾社地区后,对当地泰雅族的生活型态影响很大。日人初据埔里盆地,设置"埔里社支厅",将"北路协镇府"改为"守备队营","分府衙门"改为"出张所",明治29年(1896年),废止"埔里社支厅",改设"埔里社办务署"和"jing察署"。日人藉jing察力量和保甲制度建立统治基础后,开始对埔里盆地毗邻的高山族领域逐步扩展,其先推进"隘勇线",配署大量武力剿讨"番地",制嵌高山族同胞,达其殖民地统治之目标,当时的埔里盆地亦成为日人的"理番"重地和绥靖"番地"之前进基地。

  在"雾社事件"前有几件大事:明治30年(1897年),为了探查东西横贯铁路而派遣深堀大尉等14人去勘查地形,结果全数被杀,为"深堀事件"。因"深堀事件"日人对雾社地区实施生计大封锁,禁止食盐、铁器、枪械等输入。明治35年(1902年),日人试图以武力进攻雾社地区,埔里守备队与雾社群在人止关一带交战,日人中村中尉以下17名轻重伤,无功而退,此役称"人止关之役"。

  在生计大封锁下,泰雅族人渐感食物不足,日人唆使布农族干卓万社堤供食物、酒,与雾社泰雅族做交易,一次于姐妹原一带请泰雅族人喝酒,意图把他们灌醉后,再把他们杀害,这就是"姐妹原事件(雾社番膺惩事件)",使泰雅族与布农族因此种下仇恨。

  泰雅耆老:莫那鲁道非英雄

  电影赛德克.巴莱热映,赛德克族头目莫那.鲁道,被塑造成抗日英雄,不过台中和平区泰雅原住民,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指控,雾社事件发生前1年,莫那.鲁道曾在日本人施压下,率领族人以及日本人进村屠杀泰雅族人,有26名老弱妇嬬遇害,还差点灭村,在他们眼中,莫那.鲁道是仇人,不是英雄。

  电影对白:"莫那头目,我祖父说你年轻时是个英雄。"

  莫那鲁道

  赛德克族头目莫那鲁道,在电影里以刀枪,英勇对抗日本优势武力,历史照片中,他身高180公分,高大魁梧,在族人眼中也是智武双全的头目,不过英雄形象,在台中和平区泰雅族原住民心里,无法认同。泰雅族耆老儿子欧宾.苏样:"有人说杀了2个,有人说10几个,有人说20几个啦,每个人的说法不一样!"

  泰雅族耆老说,1930年初,当时日本人"以番制番",以原住民的武力,收服拒绝被统治的部落,当时就是莫那.鲁道带领赛德克族人及日本人,杀害泰雅族妇孺,害他们差点灭村。泰雅族耆老儿子欧宾.苏样:"但确实有杀人,都是老弱妇孺。"

  相较于泰雅族,把莫那鲁道当仇人看待,赛德克族却对莫那鲁道相当敬重,在他死后,为他树立人形立碑、纪念碑,纪念这位抗日英雄,就连纪念仪式,马总统也曾到场致意,而电影热映,关于莫那鲁道的历史,也被拿出来讨论,导演魏德圣又怎么看。导演魏德圣:"英雄本来就是有人格暇疵的,特别是在那个年代,我们不要老是用现在的角度,去断定是不是英雄的角度,看完电影你就明白了。"文史学者认为,历史事件发生年代久远,而且当时没有文字记载,不确定是否失真,不论莫那鲁道的功与过,或许透过电影"赛德克巴莱"的热潮,更关注原住民历史,才更有意义。

上一篇:历史上船难食人事件
下一篇:人死了还能复活吗?印尼老人神奇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