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2022-05-13 14:16 来源:未知 编辑:蔡剑忠 字体:
浏览

  有哪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2001年9月,台湾富豪洪若潭携同年轻的妻子,钻进自己定制的焚化炉里,关门——启动——燃烧,只用了几分钟,两个人就结束了生命,他还留有遗书:我那三个孩子已经被烧死,并且骨灰已经扔到大海里。

  这就是台湾洪若潭豪宅灭门案,被称之为极端完美主义者告别世界的方式,那么是什么促使富豪洪若潭自杀呢?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2001年9月6日洪若潭夫妻被发现在自家的焚化炉内死亡,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疑似自焚身亡,洪若潭的三个孩子从此也杳无音信。

  那一年洪若潭51岁,他创办了众源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制造胶带和贴纸,公司地址在彰化县的彰滨工业区。

  洪若潭的第一任妻子在十多年前因车祸意外去世,撇下了三个孩子,后来经人介绍与第二任妻子姚宝月结婚,姚宝月比洪若潭小3岁,两人感情很好,姚宝月为了与他结婚,自愿去做了结扎手术,把他的三个孩子视为己出。

  洪若潭是家中的老大,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赚到钱之后,不仅帮父亲还清了几百万的债务,还自己建造了豪宅,别墅总面积达3000平,红瓦白墙,非常气派, 庭院里种着从东南亚进口的椰子树,还有很多松柏树,连装饰品都从国外进口的,价值上千万。为了防止小偷,他还专门在院子里养了两只狼犬。

  洪若潭为人很低调,结交朋友非常小心谨慎,他的朋友都表示他是一个极度完美主义者,对自己和他人做的事情要求非常高,他在种自家后院的椰子树的时候都要求每一颗之间相隔90厘米。

  案发现场

  2001年9月6日,众源公司总经理苏泉锡发现有一张支票跳票,却联系不到老板洪若潭,打电话还不通,于是就来到了洪若潭的住处。

  苏泉锡见大门反锁,按门铃多时却无人应答,觉得很奇怪,因为事先约好处理相关事务的,按说这个时间洪若潭应该在家的。无奈之下,苏泉锡翻墙进入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寂静的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平时那两条狼狗也不见了踪影。

  苏泉锡焦急地走到别墅的房间找洪若潭,并没有人,就在别墅里四处找寻,却在客厅的茶几,神桌和主卧室的房间里找到了三封遗书,似乎都是洪若潭写给妹妹洪玉燕的。三封遗书都是手写,内容相同,遗书里说:家中的三个孩子已经被烧死,并且骨灰被撒到了大海里。

  苏泉锡当即报了警,警察闻听是洪家别墅,立即派了数位警员到现场勘测,搜寻很久却没发现任何线索,最后一台焚化炉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焚化炉旁有一台研磨机,上面有一个柴油桶,焚化炉高宽各170公分,深度240公分,炉门没有锁死,下方摆着两双拖鞋,门边有高温灼烧后留下的焦黑痕迹。焚化炉内部高90公分,宽90公分,深度165公分,警察把焚化炉的电源箱打开,机器处于开启状态,液晶屏上显示焚化炉被设置连续焚烧两次。

  警方在焚化炉内发现两瓶装有不明液体的玻璃瓶和两具体烧焦的尸体,妻子姚包宝月的尸体从脖子以下都烧成灰烬,洪若潭趴着,感觉像是保护着妻子,胸部以上并没有完全燃烧,经过解剖后,洪若潭的气管发现积碳,表示死亡时仍有呼吸,并可能经过剧烈挣扎。姚宝月的气管里没有发现积碳,表示在焚化炉启动前,她已经失去意识甚至死亡。

  炉内还发现两个玻璃注射针管,一个已经破碎了另一个烧熔成形,经过化验后,确认含麻醉及安眠药成分,此外现场还有两幅已经破碎的眼镜,警方与眼镜行的工作人员确认,其中一副眼镜是姚宝月的,另外一副镜片还原后的度数与洪若潭相似。

  警方清查现场之后,除了焚化炉里的两具骨骸外,并未发现任何血迹、药物及三个孩子遇害的蛛丝马迹。

  警方在洪家大院只挖到一堆灰烬,原来是洪若潭生前故意把全家所有的数据,包括照片烧毁,屋里所有关于洪家五口的照片根本找不到,最后警方还是在洪家子女就读的学校找到几张全家的合影。

  豪宅内放了一座焚化炉,看起来很诡异

  2001年8月,洪若潭在经营焚化炉生意的朋友那定制了一个巨大的焚化炉(价值60多万台币,约十多万人民币人民币),安裝在自己后院的椰子林里。

  朋友问他为什么需要这么大的一个焚化炉?他说要用来烧椰子和动物,他还要求焚化炉安装一个延迟打火的装置和一个从里面反锁的焚化炉门,但因材料问题从里面反锁的门没法安装。

  后来朋友运送焚化炉到后院的时候,仔细观察了洪若潭家的后院,除了两只狼犬外,并没有发现其他动物。洪若潭在当天用两只看门狗做实验,后来警方在焚化炉中过滤出这两只狗的残渣。

  自杀还是他杀?

  警方在打开焚化炉时,发现炉门并没有完全禁闭,大概有半截手指宽的缝隙,一条铁丝被用来固定关上的炉门。铁丝的一端缠绕在焚化炉外左侧底部,接着延伸到焚化炉进门处,向内折回后,另一端则缠绕于门后一个圆形螺丝上。

  这条铁丝直接证明了洪若潭夫妻是自杀的,因为如果有人从外面将门关上,就没有必要用铁丝固定门。如果是他杀,凶手要毁尸灭迹的话,必然会紧闭炉门,将尸体全部燃烧,确保没有残骸可以化验、比对DNA。

  警方还在其工具间找到了与固定焚化炉一样粗细的铁丝。据推测,洪若潭在固定好铁丝后,将妻子抱入焚化炉,先给自己注射麻醉剂及安眠药以减轻痛苦。接着,他开启、设定焚化炉再走进焚化炉,拉上铁丝的内侧缠绕于螺丝上,将门固定住。

  整个流程的每个步骤都是经过仔细推敲的,以确保精准执行,并且两人的拖鞋还放在焚化炉外,可见洪若潭多么的追求完美(后面我会分析洪若潭的性格)

  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洪若潭是清醒的,他抱着妻子,躺在焚化炉里,等待着高达1200度的火舌瞬间穿出,结束自己的生命。

  警方还发现,屋子内外干净整洁,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屋内陈设整齐摆放,连被子都叠的方方正正,若是他杀,不太可能。

  那么三个子女呢?洪若潭的遗书里说他在自杀之前就已经把三名子女焚化,并把他们的骨灰撒到了大海里。三个子女都已成年,他们真的愿意追随父亲一起结束生命吗?

  警方在家中找到了二儿子的日记,最近的一篇 日记成了警方认为是子女不想一同自杀的证明:

  “晚上回家,爸为了奶奶的事想死,奶的事不知道何时才能落幕,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奶的事搞定。”

  “中午和妈妈谈奶的事,真没有想到连妈都想死。”

  “爸问我,如果他要去死,我会跟他去吗?”

  爸 说,如果他死了,留我们三人,会给人瞧不起,但是我不同意爸的看法。”

  可见子女并非愿意跟父亲一同自杀,焚化炉内的骨灰残渣不能用来做DNA测试,警方一直在寻找洪若潭三名子女的下落,虽然警方在洪若潭的车后备箱内发现了海边的沙砾,但是无法证明三名子女真的已经去世,所以在案发时报了他们三人失踪,七年之后,宣布死亡。

  拥有财富、爱情和幸福美满的家庭,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1.家庭长期不睦

  洪若潭在遗书中提到:十多年前续弦至今未得家人谅解。可恶的是双亲为了一点私利,离间我们夫妻与孩子间的情感外,在亲戚朋友面前说出及做不当的言论与举止,令人无法生存下去……

  01.父母不认同续弦妻子

  原来洪若潭与原配妻子育有三个子女,长子洪崇釡,当年24岁,是中原大学物理研究所的新生;次子洪崇荏,当年23岁,在洪若潭的公司工作;女儿洪孟瑜,当年19岁,就读于台南县致远管理学院。

  洪若潭的原配十多年前因车祸去世,获得了一笔上千万的保险理赔金,他用这笔钱成立了公司。后来他不顾父母的反对续弦娶了第二任妻子姚宝月。

  洪若潭非常有主见且控制欲极强,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认为他偏心,他就要求姚宝月不再生育,姚宝月一切听洪若潭的话,就去做了结扎手术。

  姚宝月一心一意照顾三个孩子,视为己出,洪若潭很感动,但是洪若潭的家人并不认同,他们不但“把可怕的后母形象灌输给孩子,还为了一点私利,离间我们夫妻和孩子的感情,在亲戚朋友面前说出及做出不当的言论与举止,令人无法生存下去。”

  02.财产纠纷

  洪若潭是在自己家的祖产上建造的豪宅,当年他的父亲欠下300万的债务,是由他还清的。他认为,自己为家庭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洪家祖产理应由他继承,所以他就建造了别墅。这件事情却不被父母兄弟认同,他的母亲更不愿意与之住在一起。

  洪若潭的母亲就住在二林菜市场附近,据说,她经常向人诉说洪若潭的不是,有邻居为了替她出气,就写了一张大字报:“洪若潭抢弟弟的财产”,这张大字报引得邻里相亲议论纷纷。

  二林端园咖啡厅的老板洪文端与洪若潭交往二十年,他曾劝告洪若潭:“阿潭,大家都骂你不孝,家里的事情要好好处理。”洪若潭听完火冒三丈,像只受伤的野兽一样暴跳如雷;“贷款是我还的,两个弟弟各一栋房子,我抢了谁的财产?”

  遗书里洪若潭说:“特别是高知识分子的大哥洪锡麟,尽管最了解家里的各种状况,不仅没替我说句公道话,还加入其中,这是我最不能原谅他的地方”,根据这段话,可以推断整个家庭站在同一阵线,对抗洪若潭,除了嫁出去的妹妹。

  坊间有传:洪若潭住豪宅,母亲捡破烂。加上大字报事件,人们对洪若潭夫妻的评论就更难听了。爱惜名誉的洪若潭百口莫辩。

  警方在他女儿的日记里发现这段话:“8月8日(台湾的父亲节)不敢跟父亲说父亲节快乐,心中懊恼,家里风波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满的家庭难道不可能发生太我的家吗?为什么我的家会这么的糟糕?”

  由此可见,家庭不睦是这场悲剧的原因之一。

  2.债务纠纷

  洪若潭二儿子的笔记里透露,洪若潭曾向他表示后悔投资扩大厂子的规模,案发七年后银行的一封信更爆出了洪若潭生前欠有两亿多台币的债务。

  3.社会不满

  洪若潭在遗书里写着:“那些政客,为了本身和政党的利益,假借为了全台湾人民的福祉,而行驶他们的阴谋,而造成百姓在无明日希望的日子,这也是我看破的原因之一,家庭如此,社会也如此,太可怕了。”

  这三个方面综合在一起,导致洪若潭的死,也是对家庭和社会无声的抗议。

  性格分析

  洪若潭寻死的方式被称为最完美的告别方式,那么为什么他如此大费周折呢?为什么他死还要带着家人呢?

  洪若潭的姑父形容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什么事情都要很圆满,不圆满就会很痛苦。”他不爱与人打交道,对人防备心重,附近的邻居对他都不了解,如果没被邀请的人不可能去他家,因为他养了两只进口名犬,又凶又大。

  常去他家的林姓友人说,在洪若潭家抽烟不让人弹烟灰,家中若有访客,常常等不及对方离去便开始打扫,可见洪若潭对干净的追求达到了病态。

  洪若潭是个完美主义者,心里容不下一点瑕疵,刚烈而极端。据报道,洪若潭的一个朋友曾怀疑他家里的一把茶壶是假的,他当场将茶壶砸碎。

  洪若潭的这种执着,不仅让他对家庭婚姻非常负责,对社会也做出了很多贡献,他热心公益,无论是地方举办活动还是女儿学校建校,他都积极捐款,另外他积极筹组当地的厂商协进会,对彰滨工业区的发展贡献非常大。

  但是这种执着地追求完美的做事风格,也决定了他告别世界的方式。

  2001年9月3日,洪若潭夫妻从银行提出两千多万台币的现金,分别以汇款、委托代理人以及亲自还款等方式,给厂商、亲戚等人还了钱。

  第二天上午9点,洪若潭夫妇去拜访了台中的妻舅姚瑞吉,坐了一会就离开了。姚瑞吉事后回想,妹妹和妹夫当时表现的毫无异样,仿佛只是闲话家常,那却是夫妻俩对亲人的道别

  下午两点多,代理人打电话通知洪若潭,他归还的现金里有一张假钞,二十多分钟后,洪若潭亲自拿了一张真钞来换。

  9月5日早上四点三十七分,路口的监控录像显示洪若潭驾车由家里开往二林市区,9九点四十七返回。车里的一男一女隐约可见,警方推论,夫妻俩是到市区邮寄给妹妹的遗书。

  由此可见洪若潭的个性:追求极致的完美,不希望欠人情,讲信誉。

  他要求妹妹:“请也将我们夫妻的骨灰一起磨成粉洒入大海,不举行任何仪式,不入祖先牌位,不入塔里,一切回归大自然。”

  这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的极端告别方式,除了一封遗书,什么都没有留下。

  后续

  在洪家三个子女宣告死亡后,其他亲戚都放弃了继承权。

  洪家别墅在2006年第三次被法院拍卖,由退休医生李世杰买下,还投资大笔资金修建休闲娱乐设施,让原本荒凉的凶宅,变成了当地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写在最后:

  正是因为洪若潭的极度完美主义,他能掌控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家庭,却无法控制外界的人和事,所以他用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但是如果换了另一种性格的人,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很可能不会在意外界的人和事。

  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和他人多一点宽容,宽容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生活不可能完美无缺,更不可能没有任何烦恼,也正因为有了残缺,我们才有梦,有希望。当我们为梦想和希望而付出我们的努力时,我们就已经拥有了一个完整的自我。

  来自优质钓鱼领域网友“奇妙微风e”对有哪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的观点:

  十年前,我接济过一个河南人8000块钱,如今他每月还我二百块钱,当我去他家一探究竟后,我泪流满面。

  我是山西人,在十年前,我在煤矿做工人,我媳妇在她爸的削面馆里帮忙,我们过着普通的生活。当时我们山西煤矿很火,外地打工者不少,而磊磊就是其中一个。

  小磊是河南人,他跟我是一个组的,我是他在煤矿第一个认识的人,他对我很依赖。我人也是挺好的,处处照顾小磊,在他眼里我就是他的虎哥。

  小磊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他跟他爸相依为命。他爸在村里干一些杂活,他出来就是想挣一点钱,等着娶媳妇。

  我也是见小磊比较可怜,加上我们关系比较好,我经常带着小磊来家里吃饭。我媳妇对他也是很好,我媳妇很好客,来人都会准备一点小菜。我经常跟小磊喝到微醺,小磊说:山西人好,厚实,我以后要找一个山西老婆。

  当时我媳妇还跟小磊说:你以后就留在山西,在这里扎根,到时候从这边领一个媳妇,然后把你爸也接过来。本来一切都挺美好的,可还是发生了意外。

  有一天小磊没有上班,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他是没有跟我说的,一般他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我给小磊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了,果然小磊家里出事了,他爸躺在医院里,胃部问题,都吐血了,让小磊赶紧凑手术费。

  可小磊哪有那么多钱呀,借了个遍,还差八千块钱。我跟媳妇说了这件事,我是想着帮助小磊的,毕竟我们关系很好,而且我看着小磊可怜。

  但在当时八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家里刚买房子没有多久,也没有多少钱,但最后把家里的五千块钱拿出来,媳妇又跟岳父借了三千,都给了小磊。

  他很感激我们,说:这个钱,我一定还,不过可能暂时还不了。毕竟做手术着急,所以我赶紧让他回去了,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

  小磊爸手术是成功的,但不能干活了,身体还是很虚。小磊为了照顾他爸就没有再来山西。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跟小磊联系着,偶尔打个电话。

  我和媳妇也自己开了一家面馆,很忙,也没有时间跟小磊沟通了。当有一天,我给小磊打电话的时候,我发现他可能把我拉黑了,我打不通他的电话。

  我媳妇还说:你看看现在的人们,当初咱们好心帮助他,反倒现在成了陌生人,真是没有良心。我心里也是很酸,其实我和媳妇现在过得很好,完全看不上那八千块钱了,如果小磊实在是还不上,那就不要还了。但现在他把我们拉黑,让我很难受。

  就在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跟小磊没有联系的时候,去年冬天,我的账户上每月多出二百块钱。当时我跟小磊分开的时候,他说:我以后还钱的时候,就把钱打到你给我汇钱的这个账户。

  当时我想着小磊赶紧回家给他爸送手术费,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没有想到还成真了。我媳妇也是很惊讶,因为小磊每次给我家汇二百块钱,我觉得小磊过得不容易。

  就在小磊给我们汇款几个月后,我跟媳妇说:估计小磊现在有困难了,咱们还是不要让小磊还那八千块钱了。我媳妇同意了,所以我想抽个时间看看小磊去。

  我之前是去过一次小磊家里,大概的路,我还是能认识的。走到村口的时候,一位老人给我指了路,他家还是那个木门,都快腐烂了。

  推门进去,四间房地方只起了两间房,院子里杂草丛生,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小磊爸,我大概还能认识他,他满头白发,虽然只有六十来岁,但看着都睁不开眼了。

  他看见了我,一脸愁容,估计以为我是要钱的。我直接进去了,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空荡荡的,很冷清。我说:小磊爸,我过来看看你。我把手里提的一箱奶和一些生肉放在地上唯一的椅子上。

  他示意我坐下,我直接开门见山,我说:叔,小磊哪去了,我没有看见小磊。小磊爸说:儿子在六年前去世了。我当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一直以为小磊不接我电话是为了不还我钱,而事实上小磊早就没在了,我误会小磊了,我该早点来看他的。

  现在我账户每月收到的二百块钱是小磊爸给我打过来的,这是小磊临终前对他爸唯一的愿望,那一刻我心里无比沉重。

  小磊爸说:不好意思,我没有能力,只能每月还你二百块钱。现在小磊爸一个人生活,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要不是亲戚们帮衬他,他都不能自理。我是没有见过小磊爸这样的人,换作是一般人,这个钱是可以不还的,毕竟他没有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是不用子债父偿的,但他还是坚持还我钱。

  我跟小磊爸说:其实当初是我借了小磊八千块钱,我是来还钱的。我随即从车里拿出三万块钱给了小磊爸,小磊爸当时很激动,一直推脱着不要。

  我给了钱就要走,小磊爸留我吃饭,我没吃,我迈出家门的时候,小磊爸哭着嘟囔着:你是好人,你是好人……

  我给小磊爸的三万块钱是我的私房钱,是没有跟媳妇说的,我注意到小磊爸的袜子有多几个补丁,不容易呀,我会经常来看他老人家的。

  在回去的路上,我心里五味杂陈,我和媳妇一直以为小磊忘恩负义,故意躲着我们,而实际上他在六年前就去世了,而如今小磊爸,父还子债,其实他没有能力还,是可以不还的,但依然每月给我汇二百块钱,我非常激动。

上一篇:农村传闻奇事(民间奇人奇事)
下一篇:案件讲述故事(真实案件故事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