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讲述故事(真实案件故事汇)

2022-05-13 14:17 来源:未知 编辑:张茂渊 字体:
浏览

  能讲一个真实的案件故事吗?导语: 1978年的夏天,有天下午巴陵市北门大堤上,站了很多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随着一阵阵警笛声,五辆警车呼啸而至,下来了许多公安民警,扯起了警界线,将现场围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大堤靠近临江湖的那边,一个污水排口处的水面上,飘浮着一个蓝色塑料布包裹捆绑的球形物体,有好奇的渔民将其打捞上来,一看,是一具男性尸体,当时吓得惊魂落魄,连忙报警,这样,引来了许多围观群众。

  公安刑警随即展开现场勘探和走访。

  死者,男,约二十几岁,身高1米6,单瘦,全身只穿了一条短裤,皮肤因遭水浸泡而发白发胀,脑袋肿大,面部模糊,难以辨认,唯有臀部有一黑色胎记,右腿有一个10Cm疤痕。

  现场走访群众,无人认识死者。这时有一青年站出来,他说死者好像是他师傅谈民洋(化名)。这名青年是化工厂青年学徒工邹雪阳(化名),刑警问他:你怎么知道他是你师傅?邹雪阳说:他右腿上的伤疤我认识,那是工伤留下的,屁股上有胎记,平常在公共澡堂洗澡时,我看到过。

  后来经过进一步调查,确认死者正是巴陵市化工厂造气车间工人谈民洋。(化名)

  现场分析:显然是一起他杀案件。死者头部顶塌陷,疑遭人重击头部杀死,后用蓝色塑料布包裹,用军用被子打包带捆绑,抛入湖中。由于抛尸处在工业废水排污口,巨大的污水冲力,形成回水,尸体在回水处打转,没有流走。死亡时间初步判断,应在三、四天左右。

  一时间,巴陵市化工厂乃至北门五个工厂同时炸开了锅,人们议论纷纷!惊讶、惶恐、不安!巴陵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市长罗松柏(化名)做出了重要指示:快侦快破,坚决打击犯罪分子,安抚人心!

  名震三湘的神探一一市公安局局长张大瑶(化名)也亲临会场指导破案。案情分析会,在市局会议室连夜召开。

  经法医鉴定:死者系头部遭重击,颅盖骨粉碎性破裂致死。

  死者谈民洋,湘谭人,26岁,未婚。三天前,下夜班后向车间主任请了探亲假,说是回湖南湘潭老家探亲,时间半个月。另外有同事证明,他早上八点下夜班后,洗完澡,去了寝室休息。谈民洋还说,他要休息一上午,下午坐长途班车回湘潭。

  淡民洋住化工厂集体寝室二楼301,寝室内完整,两张床,两个书桌,两个衣柜,两把椅子,一个小方桌。因为是夏天,床上铺的是草席,薄被子。室内无打斗痕迹。寝室共住两人,同寝室的是他徒弟邹雪阳。询问邹雪阳,他说,三天前,和师傅一起下夜班后,他回城南父母家休息。因为倒班休息,当晚和同学李和平(化名)在一起,并住在他家,第二天离开上白班,以后都住在寝室。

  围绕情杀、仇杀、劫财等,公安人员展开了分析讨论。

  经初步走访: 谈民洋性格内向,平时待人和善,同事关糸说不上有深交,但也没得罪什么人,更谈不上结仇。进厂五年,除每年探亲回老家一次,也没见老家来过人。

  有一条线索,淡民洋与城南贮木场一女青年谈爱。该女子常来化工厂与他见面。大约谈了半年,有同事常听到两人争吵,似乎不太和谐。

  还有人反映:三天前晚上,在七里堤大堤上好像看到谈民洋和一女子在大堤散步。

  另有一食堂女工反映:

  二天前凌晨四点多,她赶去厂食堂上班做馒头,在大路与堤交汇处,看到三男一女从抛尸大堤下来,因天未亮,没看清面貌。

  另外,在清理遗物时,有同事反映谈民洋有一块新买的上海牌手表,而验尸时不见,遗物里也没有。

  针这些线索,公安人员展开了侦查。

  经过对谈民洋女朋友调查:没有任何证椐证明她与此案有关。该女青年正在积极准备嫁状,无作案动机和时间。

  对邹雪阳的调查:师徒俩关糸亲如兄弟。邹父母证明:三天前白天邹雪阳在家,另外同学李和平证明,邹晚上在他家睡。

  手表亦没下落。

  后来查到,二天前凌晨大堤下来的一女三男是上岸渔民,是一家人,均已找到,与此案无关。

  一周过去了,案件一时陷入僵局,变得扑朔迷离。

  案情分析会在张大谣(化名)局长的主持下,再次召开。

  这次,工作重点放在了寻找第一现场上。

  有两种可能:第一在堤上偷袭后,就地捆绑,抛入湖中。

  第二种可能:其它地方杀死后,转运大堤抛尸。

  而法医进一步提供了死亡的淮确时间:死者三天前上午已经死亡。

  这样,第一种可能性较小。要想大白天在堤上杀死一人并捆绑抛尸,而不被人发现,几乎不可能,因为白天有许多渔船靠在大堤边。

  那么,第二种可能成了当务之急。

  首当其冲的是谈民洋寝室。市公安局向省厅提出技术支援,再次对谈民洋寝室进行二次勘探。

  这次有了重大发现。

  1.床头墙壁上发现隐形血迹,隐藏在墙面污垢后。很显然,此污垢是凃上去的。经检验,血型与死者吻合。

  2.床上草席重叠编织缝隙中,发现残留血迹,与死者血型吻合。

  3.衣柜顶上发现中间正方形空白,空白处灰尘明显比周围浅。说明上面长时间置放过一个正方形物体,从而形成衣柜顶上周围有灰尘,中间干净,成正方形空白。

  询问其它同事,上面原来放了一床冬天棉被,是谈民洋的,用一块蓝色塑料布包裏,用军用打被子的打包带捆绑的。

  那么冬被哪去了?包冬被的蓝色塑料布和打包带又哪去了?

  公安人员要工人同事辨认:证明掴绑包裹尸体的塑料布和打包带,正是死者包冬被的塑料布和打包带,冬被可能已被凶手拿走。

  4.谈民洋盖的薄被上,有新的补丁。疑是凶手用被子包裹头部并加以击打造成的破损。为了掩盖犯罪,凶手自作聪明打了一个补丁。

  从以上发现,可以肯定凶手在寝室杀死死者,这里为第一现场!然后,凶手半夜用死者的塑料布捆绑死者,移运大堤拋尸。

  第一现场发现了,接下来刑侦人员展开了针对当晚厂区人员活动情况的走访调查。

  一条重要线索反映上来了:

  二天前上夜班的女工蒋丽丽(化名),凌晨2点回家给小孩喂奶,从车间往寝室方向行走时,看见有人从寝室方向骑自行车冲过来,由于是个长下坡,速度很快,那人慌慌张张摔了一跤,车上滚下了一团东西。女工以为碰到了强盗,吓得惊慌而逃。

  民警马上对这一现场进行了勘探。现场发现一小片黑色橡皮,一小段彩色塑料带。

  刑警分析: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凶手跌下自行车有可能受伤,黑色橡皮是自行车手把脱落的,彩色塑料带为包裹自行车杠杆的带子。(那时流行用彩带包自行车)有可能尸体滚落地上后,凶手重新㧽绑死者时,遗留在现场的。

  案件至此,就是重点查受伤之人,查自行车。

  又有两条线索上来:

  1.厂医务室反映,邹雪阳膝盖受伤,曾在医务室上药。

  2.有人反映邹雪阳自行车,原来包的彩条带不见了,现场遗留彩条带与邹自行车相符。

  这样,邹雪阳成为重点嫌疑人。对他的调查重新展开。

  群众反映,邹雪阳三天前中午在父母家阳台上凉晒草席和薄被。经辩认,正是谈民洋床上的。

  2.再次询问邹雪阳同学李和平,证实当晚邹雪阳半夜出去过一趟,至凌晨才回。至于第一次公安人员询问李和平时,他没讲,是因为邹雪阳要他帮忙作假证。邹说:那晚中途出去,到厂里偷了点铜,而厂里出了杀人案,怕偷铜案发,所以要求李和平作假证。

  公安人员迅速拘留邹雪阳,依法对他父母家进行搜查。

  在邹雪阳房间书桌暗格内搜出一块崭新上海牌手表,表上还残留谈民洋的指纹!工具箱搜出一铁榔头。从木柄与榔头交接处缝隙内提起的血迹中,证实为死者谈民洋的血迹。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大量的铁证面前,杀人犯邹雪阳低下了罪恶的头颅!如实地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邹雪阳杀人动机是为了他师傅谈民洋新买的一块上海牌手表。

  那时买块手表很不容易,工人们″来会"买的,所谓"来会″,就是12个人接规定数每月湊钱给一个人,每月轮推,一年推完。可怜的谈民洋,因为恋爱而买块新表,没想到被凶残贪婪的徒弟邹雪阳盯上。邹利用他请探亲假的机会,将熟睡的谈民洋用绳子悄悄捆绑,然后用被子包头,甩起榔头将其活活打死。打死后,起下手表,将尸体移至床下,把草席和薄被子、床单等拿回父母家清洗,次日凌晨两点再次溜至寝室,扛起尸体到一楼,用塑料布包裹捆绑,用自行车运至厂区附近的大堤抛弃。

  谈民洋就这样白白地丢了性命!

  邹雪阳自认为聪明,以为抛入湖中,尸体就会流入长江;以为谈民洋请了探亲假,今后失踪后也会去湘谭查找;以为找同学作假证,就可以证明自己不在现场;真是机关算尽!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殊不知雁过留声,人过留痕?!!!

  法律是公正的:杀人犯邹雪阳因劫财谋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恶人终得恶报,以告慰受害者之冤灵!

  此案根椐真实案例改编。意在弘扬法制,遣责犯罪!

  2020年2月于君山。

  来自优质钓鱼领域网友“太宗悦史”对能讲一个真实的案件故事吗?的观点: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被五十多岁的富婆包养,富婆玩腻将青年小伙抛弃之后,青年小伙竟然火烧富婆的烤鸭店,试图与富婆同归于尽。

  2001年,出生于黑龙江农村地区的于文海已经在外拼搏两年,由于学历太低,只能干力气活。余文海这个人并不怎么安分,他总觉得干力气活不适合自己,所以每次在一个地方工作几个月之后,又会换另一个地方。

  在2001年的8月,他来到了北京,进入了一家酒楼工作。在这里,他结识了包养他的富婆郭彩虹。

  一开始,于文海只是在酒楼里面打打杂,干一些杂活。后来,酒楼的老板看他老实本分,不是那种贪心的人,而且长得比较帅,看起来比较顺眼,便将他安排进采购部工作。

  采购部中的老大叫做郭彩虹,是老板的嫂子,已经五十多岁,有一家烤鸭店,日子过得相当富裕。

  采购部的工作并不像酒楼里的工作那么的繁琐复杂,采购部只需要早上去买菜,厨房缺菜的时候再去买菜就行了。由于太过空闲,于文海经常跟老大郭彩虹坐在采购部里面聊天。

  于文海长相英俊,久而久之郭彩虹对于文海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趁着工作之便,郭彩虹经常调戏于文海,跟于文海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于文海每次都被郭彩虹说的脸红心跳。

  郭彩虹为了与于文海的关系更进一步,经常拉着于文海到自己的烤鸭店里面去吃烤鸭,还拉上自己的丈夫、女儿一块陪于文海吃烤鸭,而且还扬言要将女儿介绍给于文海认识。

  有一次,郭彩虹将于文海领到自己的家中,当时家中并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人。郭彩虹拿出自己女儿的照片给于文海看,对于文海说:“你要是娶了我的女儿,那么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在说话的时候,郭彩虹用手搂住于文海,占于文海的便宜。

  于文海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没有碰过女人,而现如今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在自己身边不断的挑逗自己,想和自己发生关系。于文海胆战心惊,自己如果哪一天忍不住,和郭彩虹发生关系,那可就止不住了,而这种关系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走下去呢?这令于文海相当的恐惧。要知道,郭彩虹的年纪跟他妈差不多。

  2001年底,在酒楼工作了几个月,与郭彩虹相处了几个月的于文海向酒店老板提出辞职,当天就打包好自己的一切物品,逃离了酒店宿舍。

  郭彩虹得知于文海已经辞职,为了挽回于文海,郭彩虹打电话给于文海,叫于文海在动物园的门口等她。很有可能是心里那股蠢蠢欲动的欲望作祟,于文海压根没有拒绝,直接答应了郭彩虹。

  于文海、郭彩虹在动物园门口一见面,郭彩虹就开始埋怨于文海,平时对你那么好,可是现如今你辞职都不告诉我一声。于文海面对郭彩虹的埋怨,回复郭彩虹,不是不想跟你说,而是实在受不了了。

  郭彩虹一听这话,立刻搭上于文海的肩膀,凑近于文海的耳朵,对于文海说:“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意思?到底想不想要我?”

  于文海相当清楚郭彩虹是什么意思?脸红心跳,说起话来吞吞吐吐,根本听不清楚在说什么。郭彩虹见势,一手抓住于文海的手,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别装了,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于文海颤抖的说,那就在这里...开始吧。

  郭彩虹一听这话,并没有笑,而是牵着于文海的手,到动物园对面的旅馆开了一间房。两人第一次发生了关系,于文海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与自己母亲年纪相仿的郭彩虹,而郭彩虹与于文海发生关系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当即租了一间在地下室的房间,将于文海当成自己的“鸭”。

  郭彩虹每次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地下室去跟于文海“云雨”。每次云雨过后,郭彩虹都会给于文海五六百块钱的好处费。由于烤鸭店的工作繁忙,郭彩虹的丈夫并没有注意妻子的异常行为。妻子与自己已经结婚多年,女儿都已经二十多岁,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背叛自己。

  当郭彩虹的新鲜感与刺激感过去后,理智的想了一想,觉得自己必须要与于文海断绝关系了,再这样子下去自己的家庭迟早会破裂,为了一个于文海不值得。

  2002年5月,郭彩虹与于文海云雨过后,对于文海提出了分手。于文海习惯了被人包养的感觉,怒不可赦,对郭彩虹说,想分手可以,你必须要给我一万块钱的分手费。郭彩虹并没有给于文海一万块钱的分手费,而是只扔下四千块钱便走了。

  刚开始的时候,于文海觉得郭彩虹是在跟他开玩笑,但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郭彩虹一直没有来,于文海才知道郭彩虹说的话是认真的。

  于文海找到郭彩虹,跟郭彩虹说,我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跟你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偷情,我总感觉哪里不对,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我就去跟你的丈夫说,将我们的那点破事全部说出来。

  郭彩虹这时已经对于文海没有丝毫的感觉,说起话来也毫不客气,你爱怎么的,就怎么的,在现如今这个社会,包养个小的怎么了?说完,郭彩虹直接甩手走了。

  郭彩虹的行为令于文海感到莫名的耻辱,于文海下定决心一定要讨一个说法。之后,于文海三番五次跑到郭彩虹的烤鸭店去找郭彩虹。于文海跑到郭彩虹的烤鸭店中,只是警示郭彩虹,并不敢将自己与郭彩虹的那件破事说出来。来的次数多了,不断有人问他是来干什么的,他每一次都回答是来找郭彩虹的女儿。

  有一天,郭彩虹的女儿不厌其烦的怒骂他不要脸,他彻底被激怒,打电话给郭彩虹的丈夫,希望有时间能够与自己谈一谈。可是郭彩虹的丈夫并不拿他当一回事,表示不认识他。

  2002年6月26日,于文海拿着一把小刀埋伏在郭彩虹家附近,一看到郭彩虹直接冲过去,用刀指着郭彩虹,希望郭彩虹能够跟他谈一谈。郭彩虹看到这种情况,说了一句谈什么?你不要瞎说,然后就跑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的丈夫。

  此时于文海头脑已经一片空白,他挥起小刀刺向郭彩虹的丈夫。郭彩虹的丈夫用手里的包挡了一下,立刻逃跑。于文海跑去追赶,但是哪一个都没有追上。

  郭彩虹的丈夫报警之后,察觉到了异样,询问郭彩虹。郭彩虹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掩盖,只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夫妻已经结婚多年,过了大半辈子,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再离婚,郭彩虹的丈夫对于此事不了了之。

  被民警逮捕归案的于文海坐了十五天的牢(没有证据表明他是杀人未遂)后,买了一包老鼠药准备自杀。

  就在即将要自杀的时候,于文海想,自己如果这么自杀了,那就太便宜那个玩了自己几个月的郭彩虹了。

  于文海买了两把刀,一把火机,以及一桶的汽油,跑到郭彩虹的烤鸭店门口,叫郭彩虹出来。郭彩虹一看到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抽起旁边的棍子打了于文海一下。于文海气冲冲的从腰间抽出一把刀,砍向郭彩虹,郭彩虹瞬间倒地不起。于文海将汽油全部倒在烤鸭店门口处,点燃了汽油,瞬间烤鸭店燃起大火。

  于文海看着眼前的一幕,笑呵呵的抽出刀,往自己的腹部刺了三下,然后又往自己的脉搏处割一刀,躺在地上等死。

  睡在客房里面的郭彩虹丈夫听到外面吵吵闹闹,推开门走到外面,发现门口处燃起了大火,急忙询问在场的人,在场的人回答他说老板娘被砍了,就在大火处。

  郭彩虹的丈夫立刻叫员工接水。

  接完水,郭彩虹的丈夫冲入大火内,将火扑灭,同时将妻子救了出来。这时的郭彩虹已经离开人世。

  警方到达现场,得知现场的情况后,将一息尚存的于文海送往医院救治。于文海的命是真的大,自己刺了自己三刀,又割脉搏,竟然还能活下来。

  于文海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一一承认,最后被判处死刑,立刻执行。

  总结

  于文海是个自命不凡,但是能力平平的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野心大过本事。郭彩虹让他尝到了那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这种感觉直接将能力平平的于文海拖入深渊,无法自拔,最终造成了这桩惨剧的诞生。

上一篇:一个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下一篇:中国官方唯一承认的灵异事件(全国都有人收到的灵异短信,官方回应来了)